• 我們是
  • 引 領航理念
  • 合作伙伴
  • 引 領航話你知
  • 創業營商心得
  • 創業資訊
  • 學術人創業合適嗎?18-03-2019

    在進入正題之前,我該先說明白自己對學術人懷有最高的敬意。敝人過去曾短暫在學術界待過,也一直認為學術界是推動人類知識進步的核心。自己過去幾次創業也都有和學術界合作今天挑選這題目,目的是想要破除一些學術界與新創產業的迷思,個人相信能夠幫助更多的青創家找到一條出路。

    高等教育與創業?

    乍看之下,似乎大部分的科技新創公司都是出自於高等教育畢業生。這是不是代表大學和研究所才是推動創業的主要引擎呢?

    這就牽扯到關聯性和因果關係的差異了:高等教育跟「家庭收入」、「個人自律能力」、「人際關係」等因素都有關聯性。

    意思就是通常受過高等教育的人,相較起沒受過高等教育的人而言,家庭收入較高、自律能力較好且通常也有較廣的人脈。

    不難理解,本身資源較多的人,就比較容易創業成功。而這很明顯地,跟是否受過「高等教育」只是間接的關係。

    但是為什麼不管是在台灣還是在國外,高等教育學府總是和 「創業」 脫不了關係呢?不只台灣方面政府曾撥款百億去推動「創新創業」,在美國,史丹佛、柏克萊、紐約大學、麻省理工等名門學府也都有撥款去經營孵化器、創業學程等。

    尤其在這創業風氣正旺的年代,很多大學乾脆把「創業成功案例」當作KPI來招生。

    學生應該去創業嗎?

    前些時候有位青創家撰文呼籲學校不要再慫恿學生創業,個人對於這文章的論述是肯定的。這論點個人會分成三部分來看:

    1. 學生的角色
    2. 教授與學術界的角色
    3. 創業家所需的環境

    首先,學生在學校的角色就是要學習。不管是透過K書、考試、自修還是跟著教授做研究都好,重點就是全心學習。 學生每個學期都需要不斷地去突破自己的侷限,即便把自己搞得精疲力盡也無所謂,這是學生的本分,也是學生的特權:可以在不用面對社會壓力、產業壓力的情況下學習。

    然而,創業家的角色卻不是如此。 一位全心學習的創業家,是一位沒有才幹的創業家;全心學習,代表自己本身沒有經驗、能力。這樣的創業家,成不了事。而一位全心做事的創業家,則是故步自封的創業家,缺乏新意。這樣的創業家,趕不上時代的變化。

    創業家在世界上的角色,一定是「一半學習、一半做事」的人。

    通常學生跑去創業,最後碰到的問題都是理想遠大,但是夢想通通無法兌現。

    學校的環境本是溫室,並不是個適合培育創業家的環境。

    學術人的思維

    接著,我們應該檢討的,就是學術人以及學術界在新創事業的角色。

    學校和學術人鼓勵創業最弔詭的地方,在於帶領一群產業外行的學生的人,竟然是一群幾乎完全沒有產業經驗的教授?

    這種情況不要說在台灣,其實在先前提到的美國名門學府的孵育計畫中,到處都可以看到沒有在私企工作過的學術人主導創業計畫。大家聽慣了谷歌和雅虎創辦人自研究所輟學的童話故事。事實上,學術人出來創業的案例失敗比例奇高,個人認為甚至高過一般產業界的創業家。

    說句玩笑話,天下只有兩種外行沒有自知之明,第一種是投資人,因為他們以為自己投資了甚麼就懂甚麼;而第二種人就是學術人,因為大家發論文發慣了,都忘記許多事情不是發表理論就能搞定的。

    言下之意,並非學術人無法學習如何創業,或是學習人的缺點無法透過企業界的成功校友來補足,而是學術人因為自己的權威光環,常常過分越界影響學生,演變成外行引導外行。 尤其是套用到創業時,學術人懂理論、懂實驗,但是卻不懂量產經濟、管理制度、企業文化等,從這角度來看,創業所需的技能,絕大多數學術人十樣裡面可能一樣都沒有。

    台灣的案例,就讓各位看官自己去歸納。在美國,全球最大的語言學習平台Duolingo就是很典型的學術人外行引導外行的案例。共同創辦Duolingo的Luis Von Ahn,頂著名校教授和過去ReCaptcha專案成功被Google買走的光環開始創業,但事實上,Von Ahn本身並沒有甚麼管理經驗,亦完全沒有教育產業的相關經驗。

    他創立Duolingo的用意是希望利用人類創造機器學習資料,並沒有任何有效的教學方法作為基礎。因此,長久以來其教學成效和教學方法一直受到教育研究者和教育業者詬病。雖然長久以來Duolingo累積了上億使用者,但是產品平台的使用頻率和黏著度低、其創造機器學習資料的美夢宣告破滅(發現語言學習者的翻譯資料沒有價值),之後嘗試轉型做語言評鑑(想取代托福)又失敗,最後也只能靠流量賺點微薄的廣告收入。

    而追根究柢,Duolingo現在的窘境,最根本的問題就是掌旗的Von Ahn教授不尊重產業專業,一直涉獵自己不懂的領域,但同時又對於內行人的經驗嗤之以鼻,才搞到一個產品四不像,籌了上億美金資金後仍找不到商業模式。

    而這類學術人跑去創業,弄巧成拙的案例可不在少數,另外一個同樣是上億美金的失敗案例,就是出自MIT,舉世聞名的「One Laptop Per Child」(OLPC)計畫。這計畫的主要推手Seymour Papert以及Nicholas Negroponte都是絕頂聰明的傑出資訊工程教授,他們的出發點是想透過給每位學童一台電腦來推動「建構式教學」。而靠著MIT的學術權威光環,他們決心踏入自己完全沒有概念的教育產業。

    然而,他們想推動的建構式教育在教育心理學界已經受到猛烈的批評,而通常沒有教育科學背景的教授會想推動建構式教學,通常都是因為在研究所待久了,已經忘記了學習是需要時間培養基礎知識、漸進向上的活動。

    OLPC計畫也因為幾位資訊工程學術人的天真,將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將筆電的價格壓低至一百塊美金以下」,卻沒有去在「教學方法」和「教學內容」上深耕。 而就算只論電腦成本,這些教授也不是筆電產業的專家啊! 原本這事情應該交給仁寶這類的ODM公司去做,卻因為一堆學術人外行帶領外行,路越走越歪。當初的價格目標沒有達到就算了,此計畫最後研發出來的硬體規格以及教學內容跟谷歌的Chromebook、微軟的Surface、亞馬遜的學生版Fire平板相比,不但沒有經濟效益,內容的品質與數量也是兵敗如山倒。而論售價,印度反而搶先開發出更便宜耐用的$30平板

    OLPC在教育科技界和新創界可以算是最慘痛的教訓之一,全世界各地非營利組織投入數億美金的資金,成果卻乏善可陳。這一切都該歸罪於過度自滿的創辦人,當初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缺乏產業經驗的事實。

    由此可見,學術人在創業時令人擔憂的一面就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因為學術成就太高、腦袋太過靈光,因此對於產業經驗嗤之以鼻,對內行人的建言充耳不聞。

    創業家所需的環境

    最後,我們來討論一下創業家所需的環境。台灣過去教育部投入一堆推動創新創業的資金,個人認為其實對於培養新創並不會有甚麼顯著的效果。

    當然,個人完全不反對學校提供一些辦公空間和活動資源,來幫助想創業的學生有點時間思考一下自己想要幹麼,這是好事。

    但是,當學校的孵育空間變成了創業家的安寧病房,創業家過了兩年、三年還窩在學校,沒有能力獲利、沒有能力籌資,靠著學校的免費資源和空間,每天肖想著去申請政府補助和SBIR(小型企業補助款),你反而是在誤導青創家。

    創業,重點就是要創造有商業價值(或經濟價值)的企業,而創業家要做的就是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能夠符合商業效益的商業模式,說穿了就是要學習 「開源節流」 。

    而當學生被困在一個安逸的溫室中,每天被沒有產業經驗的學生、教授和行政人員圍繞,青創家在這種環境中只會離成功越來越遠而已。

    總而言之,學術界在創業生態中一定有其重要性,不管是啟發新的研發方向,還是提供各類人才都好,這點是無庸置疑的。

    但是,我們必須要認清個事實,那就是學術機構不是適合創業的環境,而學術人的思維亦非創業家的思維。 因此要讓學生和教授創業,仍然要從學術界踏入產業界磨練,不能由學校來主導創業活動。

    本文由蕭瑟寡人授權轉載。